热门资讯

Woody  2016-01-06 05:43:56

德国刀具界的B.M.W:德国WTE液压刀柄(尚亚(上海)国际贸易 中国总代理)夹持力强550Nm可夹持立铣刀做粗精加工、高扭矩适用于立铣刀和钻头、抗弯刚性好、夹持精度

   1139   

“刀具百晓生”大山  2018-03-13 11:24:24

科比特是国内领先的硬质合金切削刀具供应商,先后研发制造了超高难度的高光刀及成型铣刀,不但获得业界的高度赞扬,系列产品更是被广范应用于电子、医疗、航空、军工等领域。生产设备(高精密的瑞士EWAG Rotoline(瓦尔特)五轴、六轴数控磨床、ROLLOMATIC 数控联动万能工具磨床)均从瑞士、德国及台湾地区进口。

   1031   

刀具界记者  2018-02-26 11:47:45

她还表示,阿格顿非常注重本土员工的培养,中国员工每年都会去瑞士总部学习,瑞士技术人员也会来到中国进行技术培训。“我们希望自己的本土员工都能掌握过硬的本领,尤其要学会阿格顿品牌认真踏实的精神,这样才能更好地服务我们国内的客户。

   428   

刀具界记者  2018-02-26 11:27:52

世界在飞速发展,各种数控机床,涂层可转位刀具、超硬刀具的应用将批量精确加工发挥得淋漓尽致,很多工人 开玩笑说,现在只要会按按钮就行了!以至于今天有人想买焊接刀,被人好好地笑话了一通! 但在二十年前,焊接刀具、普通机床还是有很大市场,也是锻炼手艺和思维方式的良好环境。想起了20年前的一个小故事,可能有些细节不太记得,但觉得很有意义,很有必要分享。--江铃车桥厂技术开发科 华斌

   351   
山特维克可乐满LMT利美特澳克泰工具 新品多多濑川工具 非标定制

最新微博

    【Lv6 董事】 “刀具百晓生”大山  

    声音-金庸:今天的中国,有的人很有权力,有的人很有财富,有的人很有知识,有的人很有名气,可他们普遍都没有一样东西-良知!

    今天07:41   来自 微社区

    【Lv6 董事】 “刀具百晓生”大山  

    AGATHON一百周年庆典于当地时间2018年6月14号在瑞士Bellach阿格顿总部隆重举行,来自全球各国200多名客户和合作伙伴参与盛会。
    国内客户有厦门金鹭、株洲钻石、成都美奢锐等客户受邀参加,《刀具界》作为国内战略合作媒体见证这一历史时刻!

    06月15日 05:15   来自 微社区

    【Lv6 董事】 “刀具百晓生”大山  

    为什么马云联合几家物流干不过顺风一家。
    顺丰公司值得我们深思和学习:
    上合峰会近日在青岛召开,会议期间,青岛地区快递三轮被禁上路,大部分快递公司已处于休假模式,而顺丰坚持青岛五区徒步送货模式!你做不到的,别人却做到了,这就是成功的秘诀!
    你难,其实别人也难。老天是公平的,天天高谈阔论,不如动手解决眼下的难题,逢山开路,遇水架桥。
    刀具界何尝不是如此?办法总比困难多,把工作做到极致,这就是工作态度:smile::smile:

    06月10日 06:13   来自 微社区

    【Lv6 董事】 “刀具百晓生”大山  


    刀具市场增长到400亿美金,2500多亿人民币。刀具界:预计至2022年全球金属切削刀具市场增长到400亿美金

    市场集中度
    在金属切削工具市场,山特维克,肯纳金属,伊斯卡,OSG分别在2017年占市场份额的3.88%,1.62%,1.24%,1.06%,以及此次最大数量的公司持有的市场份额百分比之和行业不到50%,这表明金属切削刀具行业具有完全竞争力,被认为是低浓度。原因是金属切削刀具的制造技术比一些高科技设备相对成熟。
    注:切削刀具品牌,欧士机OSG在日本近七八年,一直市值第一。国产刀具一直以来,竞争对手丰富,替代进口的口号响亮,实际份额小之又小,市场空间和潜力非常大。在中国刀具界,具有品牌整合能力、产品整合能力、市场营销能力等的公司,是有机会脱颖而出的。


    趋势
    未来几年,美国和欧洲地区对金属切削工具的需求不断增加,预计将推动更先进的金属切削刀具市场。汽车领域的支出增加,竞争加剧,推出新产品,旧技术改造和改造,金属切削工具的采用将推动中国市场的增长。


    收入
    分析预测,全球金属切削工具市场预计到2022年将从2016年的330亿美元增长到400百亿美元,2016年至2022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2.7%。与此同时,欧洲市场占有率为22.74%,2016年在全球金属切削刀具行业中表现出色,因为它们在金属切削刀具市场占有率和技术地位。
    金属切削刀具的收入与下游产业和全球经济有关。由于未来几年全球经济一直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金属切削刀具行业的增长速度可能不会保持这么快。但肯定预测金属切削刀具市场仍有前景。

    06月05日 06:45   来自 微社区

    【Lv6 董事】 “刀具百晓生”大山  


    相知相信不容易,识人、辨人的最佳时刻。人性都是趋利的。利益面前,很多人都会扯下伪装。这个时候,通常是识人、辨人的最佳时刻。


    如果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顾良心,可以不要亲情,可以抛弃道义,这样的人你还敢相信吗?

    06月02日 07:00   来自 微社区

    【Lv6 董事】 “刀具百晓生”大山  


    华东刀具界,江沪浙一体化的机遇和挑战:octagonal_sign:昆山刀协-欧思克-刘铭煜: 华东刀具界,江沪浙一体化的机遇和挑战
    :octagonal_sign:3M-兰健峰: 坚定的本地化战略,您所知道的和不知道的3M
    :octagonal_sign:元素六-崔哲: 新型PCBN- PureCut:tm:新品介绍
    2018年6月26日北京

    06月01日 08:48   来自 微社区

    【Lv6 董事】 “刀具百晓生”大山  

    中国国际模具展DMC上海
    《刀具界》展位2-F088
    来来来,免费最新《刀具界》
    《刀具界》合订本特价:thumbsup::thumbsup:

    05月31日 17:37   来自 微社区

    【Lv6 董事】 “刀具百晓生”大山  

    《卖米》
    前面的话:
      1、这不是小说,里面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真实的。
      2、里面有不少方言,相信大部分应该看得懂的。
      3、“宝”是对小孩子的爱称,所以父母叫我“琼宝”,叫我弟弟“毅宝”。
      4、“赶场”就是赶集的意思,我们那里把集市叫“场”。
      5、“放水”指把池塘里的水通过沟渠引到稻田里去。
      天刚蒙蒙亮,母亲就把我叫起来了:“琼宝,今天是这里的场,我们担点米到场上卖了,好弄点钱给你爹买药。”
      我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看窗外,日头还没出来呢。但村里的人向来不等日出就起床的,所以有个童谣这么说懒人:“懒婆娘,睡到日头黄。”但我实在太困,又在床上赖了一会。
      隔壁传来父亲的咳嗽声,母亲在厨房忙活着,饭菜的香气混合着淡淡的油烟味道飘过来,慢慢驱散了我的睡意。我坐起来,把衣服穿好,开始铺床。
      “姐,我也跟你们一起去赶场好不好?你买冰棍给我吃!”
      弟弟顶着一头睡得乱糟糟的头发跑到我房里来。
      “毅宝,你不能去,你留在家里放水。”隔壁传来父亲的声音,夹杂着几声咳嗽。
      弟弟有些不情愿的冲隔壁说:“爹,天气这么热,你自己昨天才中了暑,今天又叫我去,就不怕我也中暑!”
      “人怕热,庄稼不怕?都不去放水,地都干了,禾都死了,一家人喝西北风去?”父亲一动气,咳嗽得越发厉害了。弟弟冲我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就到父亲房里去了。只听见父亲开始叮嘱他怎么放水,去哪个塘里引水,先放哪丘田,哪几个地方要格外留神别人来截水,等等。
      吃过饭,弟弟就扛着父亲常用的那把锄头出去了。我和母亲开始往谷箩里装米,装完后先称了一下,一担80多斤,一担60多斤。
      我说:“妈,我挑重的那担吧。”
      “你学生妹子,肩膀嫩,还是我来。”
      母亲说着,一弯腰,把那担重的挑起来了。
      我挑起那担轻的,跟着母亲出了门。
      “路上小心点!咱们家的米好,别便宜卖了!”父亲披着衣服站在门口嘱咐道。
      “知道了。你快回床上躺着吧。”母亲艰难的把头从扁担旁边扭过来,吩咐道,“饭菜在锅里,中午你叫毅宝热一下吃!”
      赶场的地方离我家有大约4里路,我和母亲挑着米,在窄窄的田间小路上走走停停,足足走了快一个钟头才到。场上的人已经不少了,我们赶紧找了一块空地,把担子放下来,把扁担放在地上,两个人坐在扁担上,拿草帽扇着。一大早就这么热,中午就更不得了,我不由得替弟弟担心起来。
      我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场上有许多人卖米,莫非都是等着用钱?场上的人大都眼熟,都是附近十里八里的乡亲,人家也是种田的,谁会来买米呢?
      我问母亲,母亲说:“有专门的米贩子会来收米的。他们开了车到乡下来赶场,收了米,拉到城里去卖,能挣好些咧。”
      我说:“凭什么都给他们挣?我们也拉到城里去卖好了!”其实自己也知道不过是气话。
      果然,母亲说:“咱们这么一点米,又没车,真弄到城里去卖,挣的钱还不够路费的呢!早先你爹身体好的时候,自己挑着一百来斤米进城去卖,隔几天去一趟,倒比较划算一点。”


      我不由心里一紧,心疼起父亲来,多不值啊!
      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家里除了种地,也没别的收入,不卖米,拿什么钱给我和弟弟上学?
      我想着这些,觉得心里一阵阵难过起来。看看旁边的母亲,头发有些斑白了,黑黝黝的脸上爬上了好多皱纹,脑门上密密麻麻都是汗珠,眼睛有些红肿。
      “妈,你喝点水。”
      我把水壶替过去,拿草帽替她扇着。

      米贩子们终于开着车来了。他们四处看着卖米的人,走过去仔细看米的成色,还把手插进米里,抓上一把来细看。
      “一块零五。”
      米贩子开价了。卖米的似乎嫌太低,想讨价还价。
      “不还价,一口价,爱卖不卖!”
      米贩子态度很强硬,毕竟,满场都是卖米的人,只有他们是买家,不趁机压价,更待何时?
      母亲注意着那边的情形,说:“一块零五?也太便宜了。上场还卖到一块一哩。”
      正说着,有个米贩子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他把手插进大米里,抓了一捧出来,迎着阳光细看着。
      “这米好咧!又白又匀净,又筛得干净,一点沙子也没有!”
      母亲堆着笑,语气里有几分自豪。的确,我家的米比场上卖的都好。
      那人点了点头,说:“米是好米,不过这几天城里跌价,再好的米也卖不出好价钱来。一块零五,卖不卖?”
      母亲摇摇头:“这也太便宜了吧?上场还卖一块一呢。再说,你是识货的,一分钱一分货,我这米肯定好过别家的!”
      那人又看看了米,犹豫了一下,说:“本来都是一口价,不许还的,看你们家米好,我加点,一块零八,怎么样?”
      母亲还是摇头:“不行,我们家这米,少说也要卖到一块一。你再加点?”
      那人冷笑一声,说:“今天肯定卖不出一块一的行情,我出一块零八你不卖,等会散场的时候你一块零五都卖不出去!”
      “卖不出去,我们再担回家!”那人的态度激恼了母亲。
      “那你就等着担回家吧。”那人冷笑着,丢下这句话走了。
      我在旁边听着,心里算着:一块零八到一块一,每斤才差两分钱。这里一共150斤米,总共也就三块钱的事情,路这么远,何必再挑回去呢?我的肩膀还在痛呢。
      我轻轻对母亲说:“妈,一块零五就一块零五吧,反正也就三块钱的事。再说,还等着钱给爹买药呢。”
      “那哪行?”母亲似乎有些生气了,“三块钱不是钱?再说了,也不光是几块钱的事,做生意也得讲点良心,咱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米,质量也好,哪能这么贱卖了?”
      我不敢再说。我知道种田有多么累。光说夏天放水,不就让爹给病倒了?弟弟也才十一二岁的毛孩子,还不是得扛着锄头去放水!要知道,夏天水紧张,大家为了放水,吵架骂架都不稀罕,还常常有动手的呢!甚至平常关系不错的邻居,这节骨眼上也难免要伤了和气。毕竟,这是一家人的生计啊!
      又有几个米贩子过来了,他们也都只出一块零五。有一两个出到一块零八,也不肯再加。母亲仍然不肯卖。
      看看人渐渐少了,我有些着急了。母亲一定也很心急吧,我想。
      “妈,给你擦擦汗。”
      我把毛巾递给她。可是在家里特地浸湿了好揩汗的毛巾已经被晒干了。我跑到路边的小溪里,把毛巾泡湿了。溪水可真凉啊!我脱了凉鞋,站在水中的青石板上,弯下腰,把整张脸都埋到水里去。真舒服啊!
      我在溪边玩了会,拿着湿毛巾回到场上来。
      “妈,你也去那边凉快一下吧!”我把毛巾递给母亲,说,“溪水好冰的!”
      母亲一边擦汗,一边摇头:“不行。我走开了,来人买米怎么办?你又不会还价!”
      我有些惭愧。百无一用是书生,虽然在学校里功课好,但这些事情上就比母亲差远了。
      又有好些人来买米,因为我家的米实在是好,大家都过来看。但谁也不肯出到一块一。
      看看日头到头顶上了,我觉得肚子饿了,便拿出带来的饭菜和母亲一起吃起来。母亲吃了两口就不吃了。我知道她是担心米卖不出去,心里着急。我也着急,但胃口还是很好。母亲吃剩下的全被我吃掉了。见我吃得这么香,母亲不由得笑了:“做事都不管,吃饭拿大碗!”
      “谁说我不做事啊?”我不依了,“这不是在帮着卖米?”
      母亲收起笑容,叹了口气:“还不知道卖得掉卖不掉呢。”
      我趁机说:“不然就便宜点卖好了。”
      母亲说:“我心里有数。”

      下午人更少了,日头又毒,谁愿意在场上晒着呢。我又跑到小溪里泡了几回,还是觉得热得受不了。看看母亲,衣服都粘在背上了,黝黑的脸上也透出晒红的印迹来。
      “妈,我替你看着,你去溪里泡泡去?”
      母亲还是摇头:“不行,我有风湿,不能这么在凉水里泡。你怕热,去那边树底下躲躲好了。”
      “不用,我不怕晒。”
      “那你去买根冰棍吃好了。”
      母亲说着,从兜里掏出两毛钱零钱来。
      我最喜欢吃冰棍了,尤其是那种叫“葡萄冰”的最好吃,也不贵,两毛钱一根。但我今天突然不想吃了:“妈,我不吃,喝水就行。”
      最热的时候也挨过去了,转眼快散场了。卖杂货的小贩开始降价甩卖,卖菜、卖西瓜的也都吆喝着:“散场了,便宜卖了!”
      我四处看看,场上已经没有几个卖米的了,大部分人已经卖完回去了。母亲也着急起来,一着急,汗就出得越多了。
      终于有个米贩子过来了:“这米卖不卖?一块零五,不讲价!”
      母亲说:“你看我这米,多好! 上场还卖一块一呢……”
      不等母亲说完,那人就不耐烦的说:“行情不同了!想卖一块一,你就等着往回担吧!”
      奇怪的是,母亲没有生气,反而堆着笑说:“那,一块零八,你要不要?”
      那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这个价钱,就是开场的时候也难得卖出去,现在都散场了,谁买?做梦吧!”
      母亲的脸一下子白了,动着嘴唇,但什么也没说。
      一旁的我忍不住插嘴了:“不买就不买,谁稀罕?不买你就别站在这里挡道!”
      “哟,大妹子,你别这么大火气。”那人冷笑着说:“留着点气力等会把米担回去吧!”
      等那人走了,我忍不住埋怨母亲:“开场的时候人家出一块零八你不卖,这会好了,人家还不愿意买了!”
      母亲似乎有些惭愧,但并不肯认错:“本来嘛,一分钱一分货,米是好米,哪能贱卖了?出门的时候你爹不还叮嘱叫卖个好价钱?”
      “你还说爹呢!他病在家里,指着这米换钱买药治病!人要紧钱要紧?”
      母亲似乎没有话说了,等了一会儿,低声说:“一会人家出一块零五也卖了吧。”
      可是再没有人来买米了,米贩子把买来的米装上车,开走了。
      散场了,我和母亲晒了一天,一颗米也没卖出去。

      “妈,走吧,回去吧,别愣在那儿了。”
      我收拾好毛巾、水壶、饭盒,催促道。
      母亲迟疑着,终于起了身。
      “妈,我来挑重的。”
      “你学生妹子,肩膀嫩……”
      不等母亲说完,我已经把那担重的挑起来了。母亲也没有再说什么,挑起那担轻的跟在我后面,踏上了回家的路。
      天色已经黄昏了,夕阳在天边挂着,把满天的晚霞都染成红色的了。我看见自己的胳膊也红了,不知道是晒红的,还是夕阳映红的?
      肩上的担子好沉,我只觉得压着一座山似的。这当儿,我空前痛恨起地球引力来了。还有那个牛顿,干吗要发现什么万有引力呢?真是的!
      我知道自己在不讲理了,但只顾着自己乱想下去,突然脚下一滑,差点摔倒。我赶紧把剩下的力气都用到腿上,好容易站稳了,但肩上的担子还是倾斜了一下,洒了好多米出来。
      “啊,怎么搞的?”母亲也放下担子走过来,嘴里说:“我叫你不要挑这么重的,你偏不听,这不是洒了?多可惜!真是败家精!”
      败家精是母亲的口头禅,我和弟弟干了什么坏事她总是这么数落我们。但今天我觉得格外委屈,也不知道为什么。
      “你在这等会,我回家去拿个簸箕来把地上的米扫进去。浪费了多可惜!拿回去可以喂鸡呢!”母亲也不问我扭伤没有,只顾心疼洒了的米。
      我知道母亲的脾气,她向来是“刀子嘴,豆腐心”的,虽然也心疼我,嘴里却非要骂我几句。想到这些,我也不委屈了。
      “妈,你回去还要来回走个六七里路呢,时候也不早了。”我说。
      “那这些地上的米怎么办?”
      我灵机一动,把头上的草帽摘下来:“装在这里面好了。”
      母亲笑了:“还是你脑子活,学生妹子,机灵。”
      说着,我们便蹲下身子,用手把散落在地上的米捧起来,放在草帽里,然后把草帽顶朝下放在谷箩里,便挑着米继续往家赶。
      回到家里,母亲便忙着做晚饭,我跟父亲报告卖米的经过。父亲听了,也没抱怨母亲,只说:“那起米贩子也太黑了,城里都卖一块五呢,把价压这么低!这么挣庄稼人的血汗钱,太没良心了!”
      我说:“爹,也没给你买药,怎么办?”
      父亲说:“我本来就说不必买药的嘛,过两天就好了,花那个冤枉钱做什么!”
      天都黑透了弟弟才回来,光着膀子,把上衣揉成一团拿在手里,锄头湿淋淋的扛在肩上。
      我迎上去,接过衣服来,说:“干嘛打赤膊?日头这么毒,看不把你皮晒爆!”
      弟弟嘿嘿一笑,把我拉到门口,低声说:“姐,你偷偷给我把这衣服洗干净了,别叫妈看见。不然她又有一顿好说了。”
      我把那衣服打开一看,不由吓了一大跳,上面斑斑点点全是血迹!
      “怎么搞的?跟人打架了?伤到哪了?”
      “没伤到哪。海波那小子太讨厌了,我辛辛苦苦引下来一股水,他看我不注意,就全给截到他家地里去了!我跟他理论,他倒急了。我气上来就骂了他几句,没想到他迎面就是一拳,打在我的鼻子上,出了好多鼻血。他倒吓坏了,也没和我争水了。”
      我忙仔细看他的鼻子,天黑了看不清,好像只稍微有些红肿。我放下心来,责备他道:“海波不是你同班同学么?平常你们关系挺好的,干嘛打起架来了?”
      弟弟说:“不看他是我同学,我早不客气了!姐,你可千万别告诉妈,她知道了肯定会骂我。”
      他双手叉着腰,学着母亲的声气说:“你这个败家精,背时鬼,斫脑壳鬼……”
      他学得惟妙惟肖的,我不由得笑起来了,一面嘘他:“小声点,别叫妈听见了。”
      吃完饭的时候,母亲发话了:“毅宝,我到井边洗菜的时候见到海波娘,她说你跟海波打架了?你还瞒着我哩!还有你!”母亲把矛头转向我:“琼宝,你这个做姐姐的,也帮着他扯白!”
      弟弟说:“是他动手的,我没打他。”
      “还强嘴!”母亲又生气,又心疼,数落开了:“你这个败家精,背时鬼,斫脑壳鬼……”
      弟弟低下头吃饭,一边偷偷冲我做了个鬼脸。我想笑,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却滚了下来。

      晚上,父亲咳嗽得更厉害了。母亲对我说:“琼宝,明天是转步的场,咱们辛苦一点,把米挑到那边场上去卖了,好给你爹买药。”
      “转步?那多远,十几里路呢!”我想到那漫长的山路,不由有些发怵。
      “明天你们少担点米去。每人担50斤就够了。”父亲说。
      “那明天可不要再卖不掉担回来哦!”我说,“十几里山路走个来回,还挑着担子,可不是说着玩的!”
      “不会了不会了。”母亲说,“明天一块零八也好,一块零五也好,总之都卖了!”
      母亲的话里有许多辛酸和无奈的意思,我听得出来,但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我自己心里也很难过,有点想哭。我想,别让母亲看见了,要哭就躲到被子里哭去吧。
      可我实在太累啦,头刚刚挨到枕头就睡着了,睡得又香又甜。

    05月31日 08:47   来自 微社区

热门微博

    【Lv3 转正】 天涯  

    R4的球头铣刀有4刃的吗:
    2016-07-23 09:52   来自 手机网页版

    【Lv4 助理】 浩睿自动通孔去毛刺刀具  

    博精奥机械厂主营产品内孔去毛刺、倒角专用刀具,螺丝松动剂,德国进口滴螺松,螺大夫。整体式刀具孔径范围(1.5-10.31mm)分体式可换刀片倒角孔径范围(3-21mm)定制可换刀片倒角孔径范围(22-90mm)电话18550013592,业务微信hiking1999

    2017-05-18 18:00   来自 手机网页版

    【Lv4 助理】 筑梦人  

    小孔缠削

    2016-11-28 20:44   来自 手机网页版

    【Lv4 助理】 筑梦人  

    手指

    2016-12-13 17:42   来自 手机网页版

    【Lv4 助理】 浩睿自动通孔去毛刺刀具  

    内孔去毛刺、倒角专用刀具,螺丝松动剂,德国进口滴螺松,螺大夫。整体式刀具孔径范围(1.5-10.31mm)分体式可换刀片倒角孔径范围(3-21mm)定制可换刀片倒角孔径范围(22-90mm)。微信hiking1999.电话18550013592.

    2017-10-25 18:02   来自 手机网页版
仁武正顺-中山建泰上虎精密工具聚美精密工具刀具界欢迎投稿恒荣刀具不仅仅是刀具锋宜精密工具-快速钻精密刀具的高性能涂层西安万威刀具
青岛金诺展你是刀具界会员吗诚征创新发行合作伙伴免费刀具界杂志免费刀具界杂志CIMES2018北京宁波刀具展诚征创新发行合作伙伴